從小受到父母的冷落,便迷上了縱火,每次看到火苗燃起,他都會有不可名狀的快感。在滿足自己欲望的同時,他還將縱火作為宣泄心中不滿、報複他人的工具。去年9月到今年2月,在短短半年時間里,這個22歲的小伙先後縱火21次。期間,家人將他送進醫院治療也沒有讓他改掉這一惡習。近日,無錫市南長區檢察院以放火罪對他提起公訴,法院審理後判決其有期徒刑5年,並處罰金2000元。
  通訊員 徐冰 任飛
  現代快報記者 陶維洲
  親情缺失

  他竟放火宣泄
  無錫人張明(化名)今年22歲,和同齡人相比,他顯得很內向,他這種性格的養成,和孩提時代的經歷有很大關係。
  還在上小學時,父母為了多賺點錢,經常加班加點,張明幾乎每天都是獨自在家,守著兩間空屋,感到異常孤單,漸漸變得不愛說話。這樣的生活讓他感覺十分空虛,久而久之,他與父母產生隔閡,形同路人。最後,他只好住到奶奶家去了。
  小學六年級時,語文課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中那個小女孩的遭遇讓張明深有感觸。“我的實際處境和賣火柴的小女孩何其相似?班裡其他同學,都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,有著花不完的零錢,上學離校有人接送;自己卻像一棵無人問津的小草,口袋里癟塌塌的,放學獨自回家,缺乏父母關愛,唯有火柴能給人溫暖。”
  當時正是深秋,路邊鋪著厚厚的枯草。張明買了一盒火柴,找到無人的地方,點燃了地上的枯草。火藉著風勢,迅速席卷而去,留下一片焦黑的地面。看到這一幕,張明有些驚恐,又有些痛快,心裡的煩惱也少了一些。從此之後,他喜歡上了放野火,藉以焚燒不斷增長的孤獨。
  以火為武器,他報複同學
  後來,看到《三國演義》中火燒赤壁的故事,張明想,若能讓火聽從指揮,便可報複那些經常欺侮自己的同學。很快,他就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施。
  為了報複一直瞧不起他的同桌女生,一天,在夜色掩護下,他潛伏到女生家門口,用打火機點燃防盜門上的綠紗,不斷躍動的火舌很快蔓延開來。張明轉身快速離去,心裡樂滋滋的。事後,他仔細觀察同桌的反應,看到對方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,他捂著嘴竊笑,心裡無比舒暢。
  漸漸地,玩火是張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情。不再上學後,張明找工作也不順利,多次碰壁後,他索性在家啃老。父親見不得他不勞而獲,經常與他爆發激烈的爭吵。在家受了氣,張明便到外頭尋找機會放火來宣泄心中的積怨。沒過多久,他放火時被鄰居看到,告訴了他父親。父親將張明反鎖在家中,不許他隨便外出。
  確診精神分裂症,入院治療
  但鎖並不能遏制張明的“火癮”。在那無火可放的日子里,張明度日如年,覺得簡直比死還難受。他時常站在窗口,看到外頭的零碎木料、塑料泡沫、舊報紙之類的易燃物,心裡像貓爪子抓撓過似的。
  去年9月,張明的奶奶與隔壁的張阿姨發生爭吵。張明見奶奶被對方辱罵,心中十分惱火。
  兩個星期後的一天凌晨,張明偷偷來到張阿姨家門前的樓道上,點燃了這裡堆放的紙箱、塑料桶等易燃物。看著越燒越旺的火勢,張明撒腿就跑,無可名狀的快感,頃刻之間佈滿全身。
  當晚,張阿姨被煙味嗆醒,房門也被燒得變了形無法逃脫。之後,她通過鄰居向消防隊求助才脫身。而此時,張明躲在家中,看著這一幕心中甭提多高興了。這次火災發生後,警方介入調查,但並沒有太多線索。
  不久之後,張明因在一家技校放火被保安抓獲,沒幾天后又去燒人家的狗窩。在社區民警的建議下,他被家人送到醫院治療。經醫生診治,張明被確診為患有偏執型精神分裂症。之後的兩個月,他一直在醫院接受治療。
  變本加厲縱火終獲刑
  在醫院治療兩個月後,張明的病情有所好轉,他回到家中休養。但他依然深深迷戀著縱火的快感。出院後,他又悄悄溜出家門,四處放火了。
  有了精神病醫院的治療經歷,他開始吸取教訓,變得異常警惕,每次放火前,除了觀察周圍動靜,還想好逃跑線路,以免被人抓住。同時,他還採取各種措施,提高放火效率。他將報紙裁開後捲成一根根紙棍,遇到鐵將軍把門無法接近易燃物品時,就從狹小的縫中伸進去作為縱火的引線。
  今年2月8日晚上9點多,家人正忙著過年,張明又偷偷溜了出來。在一家已經打烊的香燭店門口,他透過窗戶看到裡面堆放了不少爆竹、香燭和錫箔。此時,新年爆竹震耳欲聾,張明再也無法控制自己,他從兜里抽出紙棍,用打火機點燃後,扔進了香燭店。沒走出多遠,他就聽到身後傳來劇烈的爆炸聲,繼而升騰起熊熊大火。在人們的驚叫聲中,張明精神為之一振,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……
  這次縱火後,警方很快就查到了張明。經過審查,從去年9月至今年2月,張明在居民小區、學校網吧、商店菜場、材料倉庫等場所,先後縱火21次,蓄意擾亂社會秩序,多次造成經濟損失,影響極其惡劣。
  近日,無錫市南長區檢察院對張明提起公訴,經法院審理,張明因犯放火罪,作案時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,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,並處罰金2000元。
 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Shiseido

cb00cbkf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